导航菜单

全行业航班缩减25% 金鹿公务运启骥:减支增收战疫-世界美女

新京报:预计航空业特别是公务机市场何时能走出低谷?

金鹿的主要客户是私营企业主,客户自身企业经营情况受到了国际贸易以及国内经济下行压力的影响,企业发展以及新客户的成长也都受到了经济大环境的影响。整个市场而言,这两年出现的情况首先是航班量下降,还有部分经营遇到困难的客户选择出售飞机,不再持有,对公务机运营商的直接影响就是飞行量和托管飞机保有量下降,收入自然也就下降了。

运启骥:金鹿是国内最早开展公务机业务的公司,二十余年确实积累了很多的专业人才,在人员储备上相对充足,所以目前运行上的这些困难我们还能够化解。

运启骥:初步估计,自疫情通报至今,国内公务机行业航班总量减少25%以上。公务机不同于民航,飞行量不固定,目前我们平均每天航班量已经降到12班次以下。

原标题:全行业航班缩减25% 金鹿公务运启骥:减支增收战疫

新京报:在这样的市场形势下,金鹿作为行业老大,是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的?

乘坐公务机与其他旅客接触的机会少,客人也可以更准确的掌握飞行员和空乘的健康状况,客舱环境可控。此外,公务机也配备了多种确保健康和安全的系统,比如,比大航班更高的空气循环频率,更先进的急救设备等。

新京报:相比于非典时期,现在行业面临的形势是否比当初严峻,还是缓和?

此外,我们也在积极做好节支。我们成立了专门的成本控制工作组,从飞机运行成本、人工成本、行政管理成本等各方面做精细化管控。疫情的影响和范围还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我们要做好在不利条件下较长时间稳定经营的准备。

我们公务机的客户一般都是私人客户,一是出于健康考虑,乘机客户的出行计划减少;二是随着各国入境及停留政策的逐步收紧,客户国际出行也进一步受限。

运启骥:首先是希望政府考虑交通业的特殊情况,能针对机组人员在统一防疫政策管控下,保有一定的灵活度。以北京市为例,前期出台了外地来京人员隔离14天的要求,但是经过民航局与北京市的沟通协调,北京市下发的措施里有一条就提出,飞行员、高铁乘务人员等由于工作需要频繁往来于不同区域之间的,不强制进行14天集中隔离,提供了一些变通。现在政策有了,具体落地执行还需要基层的实施单位给予一定的理解和配合。

运启骥:今年相比去年,我们并未制定非常激进的发展目标,因为从行业大形势来看,这两年公务机市场处于低谷期,我们的主要目标是保持现有比较稳定的收入和利润。

但我认为,公务机市场潜力和发展前景还是趋好的,只是现在市场处于一个正常的低谷期,阶段性的起伏难以避免。

2。最期待的帮助和扶持是什么?

公务机行业的特性,以及我们客户的性质,决定了我们需要全年7*24小时随时待命,随时提供服务,这是与民航大航班的不同之处。我们看到最严重的时期,民航甚至有60%至80%的航班取消,取消后相关工作人员就闲下来了。但是对我们而言,一是没有造成这么大的影响,二是只要有客户飞行,我们整个保障团队就要坚守岗位。

此外,此次疫情传播性更强,持续的时间和影响范围可能会比非典时期更长、更广,对企业的影响在时间上和程度上可能都会比非典更加严重。

在2月3日国家法定假日结束之后,我们就已按照海航集团的要求,全面复工,干部要求必须到工作现场办公,员工则进行远程办公,会议也基本都改成视频或电话会,避免聚集。

金鹿公务为亚太地区最大的公务机企业。在航空业整体寒风阵阵的大形势之下,公务机市场也受到波及。但与此同时,新市场也在出现,一些高端客户因为公务机的私密性所带来的安全性,转而选择公务机包机飞行。

其次,此次疫情正好发生在春运期间,春运是客户出行意愿或者说市场活跃度较高的时期,也是企业能够获取更多收入和利润的时间段。在此期间发生疫情导致旅行受限,无疑给企业在收入和利润方面带来了更大的影响,已超出非典时期。

运启骥表示,要做好在不利条件下较长时间稳定经营的准备,不但要抓住新市场的机遇,更重要的还是进一步加强成本控制。目前,金鹿公务已成立了专门的成本控制工作组。

此外,希望能考虑到企业稳经营恢复生产的需要,从财税、社会保险、员工保障这些方面给予一些扶持性政策。我们也已按照所在地(北京市)的政策,开展了一些相关扶持政策的申请工作。希望有关单位能够根据我们的具体情况给予及时批复,使我们能够获得进一步的支持。

运启骥:目前最大的困难还是疫情所引起的各国入境和停留管制措施的限制,对我们在运行保障上造成很大困难,也抑制了客户的出行意愿。

近日,金鹿公务总经理运启骥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受疫情影响,国内公务机行业航班预计减少25%以上,疫情导致日常运行的难度大幅提升,以及经营压力增大。

但总体而言,金鹿和国内其他大型公务机公司一样,自有飞机数量是少于托管飞机数量的,所以托管飞机飞行下降带来的航班量下降还是大于新增包机增量的。

各国陆续发布的关于入境和停留的管制措施对我们来说也增加了航班计划变更及申请的难度和工作量,此外运输航空班次减少,导致我们飞机维修和定检所需的航材运输时间延长,也让一些飞机维修的工作延时。

新京报:据民航局有关数据,疫情影响春运航班量同比下降19.53%。具体到公务机市场有着怎样的影响?

现在,我们需要根据客人在国内甚至世界上不同地区的分布调配机组,但机组人员的调配受到各国、各地日趋严格的入境政策限制和隔离要求影响,难度增大,效率降低。我们客户有很多国际飞行的需求,但一些国家或地区明确规定来自中国的人员入境须隔离14天,或是过去14天内有中国旅行史的人员不允许入境。这种情况下我们为了保障完成客户的飞行任务,会提前派出飞行乘务和保障人员前往境外留驻,等到飞行时便满足了14天的隔离限制。这也是金鹿公务比较充沛的机组实力让我们能够这样做。

运启骥:就国家目前推出的扶持政策,我们也做了相关申请。还是希望国家能够根据我们的具体情况给予及时批复,使我们在财税,还有员工保障、就业保障等方面获得进一步的支持。

近期以来,随着疫情防控持续推进,一批重大建设项目也在开始加速推进,经济“战疫”枪声打响。

我们会从自身做起,发挥领头羊的作用,与全行业共同渡过这个难关。

新京报:你刚才提到的金鹿年初的既定目标是怎样的,疫情是否会对这一计划造成影响?

全行业航班缩减25% 金鹿公务运启骥:减支增收战疫

新京报:对于航空业特别是公务机市场的复工,有哪些政策建议?

新京报:作为一个国内公务机领军企业的管理者,现在压力大不大?

今年春运其实是两个阶段,疫情正式被确立和宣布相关防控政策之前,即春运的开始阶段,我们的航班量保持了往年同期水平;在国家明确宣布了疫情的系列防护措施之后,航班量有所下降。

运启骥:压力不小,但还是充满信心。目前金鹿遇到的压力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疫情导致日常运行的难度大幅提升,二是在经营上的压力也有所增大。

新京报:1月底至今,金鹿公务的总部和各基地的停复工情况如何?相比于民航大航班有何区别?

不过现在也有新市场的出现,有一些客户原来是搭乘大航班头等舱出行,现在因为公务机的私密性与灵活性强,转而选择公务机包机飞行。这部分新增业务给航班减少带来了一些弥补。

运启骥:由于航空运输业的特性,春运期间我们航班量增加,生产并没有中断,而2月3日之后,我们也已全面复工。

关于经营压力,我们需要更努力来实现年初既定的目标,目前我们通过迅速识别并抓住新包机市场,以及大力发展延伸业务来实现增收。在延伸业务方面,比如,飞机维修、飞机清洁、飞机消毒等,一些托管客户自己持有的公务机如有较复杂的维修,往往会选择送往境外进行,而随着各国对中国的入境限制增加,造成出境维修困难,所以便转回国内。我们在飞机维修方面具备很强的实力,现在也在积极承接其他公务机运营商及客户的飞机维修业务,对我们的第三方收入来讲,这是一个新的市场机会。

2月1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费和实施企业缓缴住房公积金政策,多措并举稳企业稳就业。

同题问答:1。目前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运启骥:疫情的影响是暂时的,尤其是在国家现有的有效的管控政策之下。但是对公务机发展而言,行业前景主要受到全球宏观经济的影响。我想整个行业如果要从目前的状态有一个明显的上升走势,还是要靠国家总体经济的发展。

运启骥:可能要更严峻一点。首先,公务机市场经过了十七年的发展,市场规模和客户都有明显增长,市场结构也有很大改变。国内公务机公司的数量已大幅增加,公务机的保有量、运行量与非典时间相比也是大幅增长的,所以一旦出行受限,造成公务机运营商的服务保障成本增加,带来的经营困难与压力也相应增大很多。